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揭秘 借第三方渠道收取賭資

棋牌類App灰色產業鏈揭秘

近年來,互聯網和手機應用市場上出現大量棋牌類App,相關推廣信息在微信朋友圈、 、貼吧論壇等各類網絡平臺都有出現。

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看似普通的棋牌類游戲,背后卻暗藏玄機,數量較大的棋牌玩家 和app推廣 ,支撐起一條灰色產業鏈。

棋牌類App裂變式推廣

在棋牌類App發展模式中,代理推廣是關鍵。

在朋友推薦和介紹下,郭雄成為一款棋牌App代理。他把代理視作“一份周收入5至10萬元的事業”

這款棋牌App的市場客服稱:“代理采取的是零投資、零技術無限代模式。代理越多,會員越多,差額產生就越多,傭金成倍增模式。只要努力推廣,堅持下去,輕松月入百萬。”

另一名客服人員給記者描繪了代理的收入前景:“堅持一個月,發展150人,周收入5000到1萬元;堅持兩個月,發展400人,周收入5萬元。”

郭雄正是被零門檻和高收入吸引,并且堅信,這個棋牌App是一個靠譜平臺。

據了解,這款棋牌App于2018年3月3日上線,才運行了6個月,隸屬于一家菲律賓持牌照正規合法博彩集團。

“都是真人玩家,系統強大,游戲豐富,包括斗地主、牛牛、扎金花、百家樂等游戲,陸續還會上線麻將和彩票。”郭雄告訴記者。

記者通過這款棋牌類App的代理 得知,代理的任務是通過分享個人專屬二維碼鏈接,吸引更多人掃描二維碼并下載游戲App,發展下線玩家和下線推廣員,形成自己的“人脈團”。只要有玩家充值游戲金幣、參與棋牌游戲,無論輸贏,均算作上級代理的業績。

郭雄口中上萬元的周收入就是通過“傭金=業績×返傭額度”公式計算得到的,周業績越高,相應的返傭額度也越高,代理賺取的便是其中的差額傭金。

根據這款棋牌App無限代理傭金制度表,最低會員級的代理每萬元業績返傭金70元,最高超級總監級的代理,每萬元業績返傭金220元。

“盡管前期兩個月收益少,但是只要把團隊做起來,推廣到1000人,團隊里有人玩棋牌娛樂有流水、有傭金,根據倍增學原理,就可以一邊旅游一邊賺錢。”郭雄向記者介紹了他的推廣心得,“做推廣,定位和規劃很重要,這些都是可以通過 學習培養的,向 里月收入20至50萬元的老師學習。”

郭雄還向記者推薦了幾個棋牌類App推廣 ,里面不僅有各式各樣的棋牌游戲代理招聘廣告,還有完善的教學培訓文件和“引流”經驗介紹。

“引流”方法花樣不少

所謂“引流”,就是將棋牌類app精準推廣給有,需求的游戲玩家。

另一款棋牌App的代理人員通過 聯系到記者,向記者推廣這款棋牌類App

“這個游戲做了八年多了,資金沒有任何問題。”這名代理人員說,“市場上有很多高仿的小平臺,但一般活不過兩三個月,撈一筆就撤了。這些小平臺的代理推廣了玩家,傭金卻 不了。”

記者按照這名代理人員說的操作流程,順利成為這款棋牌App的代理。每名代理都擁有一個管理后臺的網頁,可以實時監控下線玩家每一局的游戲情況。通過后臺,代理還能觀看推廣教程、設計推廣宣傳頁、發展并管理下級代理,每日的業績和傭金也會實時顯示。傭金的 需要綁定手機號、支付寶或銀行卡賬號。

接著,這名代理人員還向記者傳授了推廣話術和“引流”方法。

最基礎的“引流”方法是通過 、微博、貼吧論壇、自媒體賬號等線上平臺 發廣告,在棋牌室、彩票站、網吧、足療洗浴中心等線下棋牌玩家,聚集的地方發放小廣告。

“可以在社交平臺、各種婚戀網站上注冊女性賬號,使用網上的美女頭像,跟男粉絲閑聊,引導他們下載游戲。”這名代理人員透露,“也可以使用色情‘引流’的方式,建幾個微信黃 ,要求 成員必須拉5個人進 才能免費看片、免費收到種子,這種方式拉人最快。達到預期人數后,發紅包鼓勵 成員掃描二維碼下載游戲。”

如果“引流”做得越精準,代理便賺得越多。

“代理推廣玩家是穩賺不賠的。想賺錢就推廣,不要自己玩游戲。”這名代理人員向記者反復強調。

記者注意到,對于棋牌類App的代理而言,代理和玩家是截然不同的角色,合法與非法的邊界比較模糊。

郭雄代理的棋牌App的客服稱:“平臺是平臺,推廣是推廣。推廣不需要為平臺擔心,平臺有自己的規避措施。推廣沒有任何問題,我們不勸人來玩,更不用擔心沒人玩。玩家每局贏的錢,平臺抽取5%,這個賺錢的平臺不可能不穩定。”

游戲背后是

代理熱衷于賺大錢,棋牌App的玩家又在干什么?

記者了解到,玩家進入棋牌類App后,需要添加代理的微信號或QQ號,直接向代理發紅包或轉賬,繞過平臺使用第三方充值,代理再通過后臺將錢充值到玩家的ID。這些錢就成為了玩家的賭資,用于斗地主、炸金花、捕魚達人等游戲。

為規避監管,“房卡模式”在棋牌類App中盛行起來。

據了解,在“房卡模式”下,代理創建加密的游戲房間,并將房間信息和密碼發到自己的玩家 里。游戲開始前和開始后,代理在玩家 里通過紅包結算的方式收取賭資,玩家進入游戲房間后所使用的是,系統分配的積分,而不再是金錢。代理會根據玩家的經濟實力和游戲意愿,設置每一局幾元到幾千元不等的門檻。

薛仁曾經是兩個棋牌App的玩家,在輸掉20多萬元后,他退出了棋牌圈。

“有些平臺就是買一個有 功能的網游App,換個名字掛在服務器上,找代理拉客,然后通過電腦的數據處理功能對玩家進行點殺。”薛仁向記者描述了棋牌類App的運作模式,“被查了就再換個地方,換個名字,重新架一個服務器”

點殺,就是通過后臺操作讓特定的玩家輸錢。

“很多平臺的玩家看上去很多,但實際并不多。一個房間里看起來幾十個人甚至上百人,但很可能只有一個是真人,其余都是機器人。”薛仁說。

據了解,有因為玩棋牌類app而輸得精光,的玩家建立了棋牌輸家維權 ,希望幫助因為 而輸掉身家的人們走出陰影,避免再次上當受騙。

“雖然有時候會贏一點,但每次都嫌少,有時候又想著系統不會一直讓你輸,最后輸的什么都沒有了。”玩家柯杰回憶先前的經歷說,“現在還有很多人收購輸家的賬號,用這些賬號去伙牌贏錢,再 出來。但騙子居多,你把號給了他,他也不給你錢,你的號還會被封。”

記者以輸家的身份進入一個名為“棋牌賬號回收”的 后發現, 里不僅有大量高價回收棋牌類app輸錢,號的推廣帖,還有招募伙牌技術學徒的廣告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伙牌玩家告訴記者:“伙牌需要用至少3部手機或一臺電腦,用買來的多個賬號同時跟別人玩,也是 。我也是輸了錢才接觸伙牌的,當時把自己的號給了玩伙牌的人,又幫他收了半個多月的號,才學到了伙牌技術。”

但是在薛仁看來,伙牌卻是棋牌類App平臺制造的煙霧彈。

“收購伙牌的人很可能是平臺的托兒,畢竟是真實的號。”薛仁說,“他們只買輸錢的號,第一次伙牌給你一兩百元,后來就不給錢了。有些人把號找回來后發現有 記錄,就會抱有僥幸心理再去賭,再去找伙牌技術,然后繼續輸。”

歡迎轉載,請注明來源:http://www.wkqruf.live/a/158863.html

評論列表: (共0條評論)

發表評論: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 您的觀點。